魏家铭等在包子铺里。

一直等到安楠收拾好了,铺子关门,他才陪安楠往回走。

他开车带着安楠没有回萧家,而是去了游乐场。

安楠和魏家铭牵着手进去,她很新奇的看着这里的一切:“你带我来这儿干嘛?”

魏家铭笑了笑:“就是想多陪陪你。”

两个人去了摩天轮,魏家铭买了票,牵着安楠坐了进去。

当两个人的位置一点点升高的时候,魏家铭抱住安楠:“楠楠,有你在,真好。”

安楠愣了一下,随后拍了拍魏家铭的背:“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烦心事?”

魏家铭抱了好长时间才松开安楠。

安楠发现他的眼睛有点红。

“到底怎么了?和谁吵架了吗?”

魏家铭深吸一口气,咧着嘴笑了一下,笑的挺勉强的:“没有吵架,只是,我突然间觉得挺累的,我妈那个人……我有的时候都在想,我和我姐姐到底是不是她生的,一个母亲怎么能是那个样子呢?”

虎牙美女夏日里的呢喃图片笑嫣如花

安楠便知道,一定是魏妈又做了什么事让魏家铭伤心了。

“不用理会那么多,只要我们问心无愧就好。”

魏家铭点头,他想抽烟,只是这个环境不适合,只好压下这种想法。

安楠从口袋里摸出一块糖给魏家铭。

魏家铭把糖块含在嘴里,心中突然间就平缓下来。

他看着安楠,声音低沉道:“我妈打电话说让我带着我姐去相亲,你知道她给我姐找了个什么人家吗?”

安楠摇头。

魏家铭自嘲一笑:“她说的那个相亲对象我是认识的,那家人……几乎和我妈是一个德性,当年拆迁的时候,他家也分了两套房,也分了一些钱,那个时候铺子还没有现在这么贵,他们就拿钱买了铺子,一家人光靠租金日子就能过的挺好的,可你知道他家里是什么样子吗?住的房子舍不得装修,就是怕花钱,穿的衣服都是那种批发来的,十几块钱一件的那种,吃的更不讲究。”

安楠听的挺惊奇的,她以为这世上也就魏妈一个人这么抠,没想到魏妈还有同道中人呢,怪不得要让家惠姐和这家相亲。

“他家早先娶过一个媳妇,结果怎么着,媳妇进了门,他们丁点舍不得给媳妇花钱,媳妇自己挣钱花他们都说三道四的,后头媳妇怀了孕,他们让人家辞职,媳妇也是为了孩子就辞了工作,等辞职之后过的才是苦日子呢,吃穿都不由已,吃的差,后来肚子显怀了,穿的衣服都是婆婆的旧衣服,根本不让她买什么孕妇装,那个媳妇实在受不了,怀了五个多月可还是把孩子给做了,然后硬是闹着离了婚。”

安楠眼睛瞪的大大的:“怎么能这样啊?孩子可都五个月了,他家都不心疼吗?”

“他们家原来想拿捏媳妇的,想着媳妇肯定舍不得做掉孩子,可是,那个媳妇特别理智,一个没出生的孩子,和未来几十年的苦日子比,她知道选择什么。”

魏家铭苦笑一声:“就这种人家,我妈竟然想让我姐嫁过去,还有,那家的儿子出车祸断了腿,现在就是一残废,像这样的情况,便是沈姨恐怕都不会让我姐嫁过去,可我妈……这是亲妈啊,我姐这些年虽然一直在家里,可是,我和我爸也没舍得让她吃一点苦,她吃的穿的都是好的,我怎么忍心让她进火坑呢。”

安楠听的都挺替魏家铭难过的。

不说魏妈这是亲妈了,就是安楠这个魏家惠的未来弟媳妇,她都不忍心让家惠嫁到这么一户人家。

“别伤心了。”

安楠抱住魏家铭轻声安慰了几句:“大概是你们和她没缘法吧,这事你不同意,魏叔叔不同意,她自己办不成的,大不了以后让家惠姐少见她,再说,不过半年时间家惠姐就好了,到时候怎么着都由不得她了。”

“我知道。”

魏家铭心里什么都清楚,可是,他这是感觉心彻底的凉透了。

“这是最后一次伤心了,往后我再不会为了她难过。”

魏家铭握住安楠的手:“咱们以后好好的,一定要好好的。”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都带着颤音,可见这次的事情还是让他伤心了。

“好。”

安楠笑了笑。

魏家铭原来以为拒绝了他妈,这事也就算了。

可是,他竟然没想到一时疏忽,竟然让他妈把魏家惠给带走了。

他和安楠从游乐场回来,他没回家,而是去了沈家。

他进门还没换鞋,就看到沈枫换好了衣服要出门:“沈姨,你这是要干什么?”

沈枫急道:“我做饭的时候家惠说要出去走走,我就让她在小区里走走,可我做好了饭还不见她回来,给她打电话她手机也不通,我得出去找找。”

魏家铭一听心里咯噔一下子。

“我和你一起去。”

他帮沈枫锁了门,两个人一起匆匆下楼。

到了楼下,俩人分开打听。

这会儿小区里还有几个老人坐着聊天。

魏家铭就跑过去问:“爷爷奶奶,你们看到我姐没有?”

魏家惠经常在这里住,小区里的老人倒是知道她的。

“那会儿有个女人叫她,她管那个女人叫妈,然后就跟着走了。”

一个老奶奶说了一句。

魏家铭立刻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他赶紧给沈枫打了电话:“沈姨,我妈把我姐带走的,这事你别管了,我给我爸打电话。”

“好。”

听说是魏妈把家惠带走的,沈枫也不着急了。

在沈枫心里,到底是亲妈,怎么可能会伤害自己闺女。

可魏家铭却一点都不放心。

他赶紧给魏爸打了电话,一边打电话,一边跑去开车。

他开着车急急忙忙的往回赶,这边魏爸接到电话也赶着回去。

魏家铭心里老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他不知道他妈会做出什么伤害家惠的事情来。

魏家铭和魏爸几乎是前后脚到家的。

俩人回到家里,魏家铭就拿钥匙开门。

可是,魏妈不知道什么时候换了锁,魏家铭的钥匙竟然打不开房门。

魏爸急的一头汗,他把魏家铭往旁边一推,也不知道从哪找了根铁丝,就这么三下五除二的开了门。

魏家铭看的叹为观止,没想到魏爸除了杀猪还会开锁呢。

只是他现在也没时间去问。

等门开了,父子俩进屋,当看到屋里的情形的时候,两个人都忍不住想杀人了。

妙书屋

头像

Published by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