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再联系下风兮,我来说,让我跟华笙说。”

江流神情有些着急,正开会的时间接到消息,说华笙不见了,江流心都跟着一跳,好在华笙没想怎么隐藏,监控一调就能找到,一路跟着来到梅庄。

梅庄如今没有人看守,江流也清楚,但不只是这个问题,为了能让华笙在家自由一些,江流已经早出晚归了。

尽量减少碰面,难道这样也不行?

到底发生什么了,一早上带着孩子忽然就搬了出去,住进了梅庄,这还是大雪纷飞的十二月?

江流真的很想问一问,但电话打不通,华笙根本不接,如今站在门口也是避而不见。

“风兮,让华笙接电话……”

秦皖豫听见江流的话,自然是没拒绝,再次致电风兮,只是刚把重点说完,风兮那边像是知道秦皖豫想说什么,在秦皖豫话落,直接打断。

“不用说了,让江流回去吧,阿笙不见!”

“就让阿笙在这住一段时间吧,大家都冷静一下,这里面的环境很好,一点也不简陋,屋里一直都有供暖,孩子们用的东西我也买了,这几天我会在这。”

“还有秦皖豫,刚才挂我电话,等着我回家的!还长脾气了。”

风兮说完,率先把电话挂断了,开玩笑不管什么时候,她这个家庭地位还是要拿捏的。

清纯学生服萝莉的棚内摄影写真集

尽管她有点心虚……

华笙这件事情,风兮真的应该提起通知一下,现在华笙对江流已经算是彻底的避而不见了。

风兮放下电话,看向一旁的华笙,再次叹了口气,不敢说话。

华笙说了,她要是在劝什么,那现在就走,以后什么事情也不会告诉她了。

这简直就是掐住风兮命脉了,毕竟以后什么事也不告诉她了,那不就相当于不跟她玩了吗?

“我最后说一句啊,他就在外面,还挺冷的,不然……”

风兮想了想还是憋不住,想再多说一句,毕竟他们两个有今天不容易,还是应该珍惜的,且行且珍惜,这也是华笙以前说的话。

但现在她自己说的话,如今也不记得了。

“在梅庄帮我布置个结界吧,其他人就不要进入了。”

“如果也不想来的话,现在就自便吧。”

“既然外面冷,那就让他们赶紧回去吧,梅庄什么都有,不用担心,我清净够了,就会回去!”

“布置好结界,跟秦皖豫回去吧,们也得过自己的日子,我已经够麻烦了。”

华笙抱起喜乐,领着长安直接回卧室了,准备自己收拾一下。

尽管知道江流在外面,他们之间只有一墙之隔,但华笙还是莫名的烦躁,所以起身找点事情做。

如今已经出来了,华笙就不会再轻易回去,什么时候放下什么时候回去。

风兮看着华笙一脸决然再也不敢说什么了,只能按照华笙说的做,布置好结界,至于华笙说的让她现在就走的话,风兮只当没听见。

她是要过自己的日子,但什么时候都可以,而不是现在!

头像

Published by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