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怕什么,弄湿就弄湿。”江流紧紧的抱着华笙,不肯松手。

“江流。”

“叫老公。”他霸气的命令。

华笙微微扬起嘴角,毕竟很少会见到这么任性的霸道总裁江先生。

“老公,你先松开,我换个衣服,好不好?”

“不好,我还没抱够。”

华笙:……

到底华笙也没执拗过江流,还是被他就这么抱了二十多分钟,才放她回卧室换衣服。

一小时后,华笙洗了热水澡换了家居服下来,是一条很素雅的连衣裙,上面是零零散散的小雏菊。

领口还带着白色的蝴蝶结,江流只见她穿过一次,说他太太很像高中生。

华笙从楼梯上走下来,江流一脸宠溺。

“江太太,我做了你爱吃的阳春面。”

自然纯净乖巧女生森系室内个人写真

“正好我饿得慌。”

华笙浅浅的笑,露着似有似无的小酒窝,然后两人一起进了餐厅。

江流真的煮了阳春面,还给华笙打了一个荷包蛋,上面淋着葱花和香菜,不过没有放醋。

因为华笙从小到大都不喜欢吃老陈醋和调味酱油。

江流起身给华笙倒了一碗汤,“这是煮面的面汤,还蛮好喝。”

“恩,我觉得自己能喝两大碗。”

“阿笙……你……。”

“江先生,有什么等吃完再说。”华笙一句话给江流要说的话,堵了回去。

两人就跟平时一样,默默的吃着晚餐,气氛倒是格外的安静。

可是江流隐隐约约觉得这是暴风雨前的宁静,终于,一顿饭吃完,他忍不住开口,“阿笙,你到底怎么了?”

华笙擦了擦嘴角,微微叹息。

“没怎么,就是华家目前遇到一些事,为了不被恶人得偿所愿,我有个计划,其中一个就是和你离婚,当然是假离婚,这样你就不是我华家的姑爷,就可以光明正大的问吴南追债。”

“计划我听君显说了,是不错,可是……我们真的要离婚吗?没别的办法了吗?”

“是假离婚,又不是真的,我们又不办手续,只是写一个离婚协议给外面那些人看就好了,江先生你不要紧张,我不会真的和你离婚,毕竟你这么有钱,可以养我一辈子的。”

看江流太紧张,华笙到底是心疼,扯着江流的大手,左摇右摇,撒着娇。

江流瞬间心软,“我听你的,只是……。”

“江流,你信我吗?”

“当然。”

“既然信我,就什么都别问,按照我说的来,可以吗?”

“阿笙……。”

“江流,我不会抛下你的,你都能为我豁出去性命,我怎么会弃你不顾?可是眼下……还是真的分开一阵子比较好,你母亲那边情况也不太好,我们先度过去这个难关再说,行吗?”

“好吧,可是我怕你一个人……。”

“我没事,我还有很多朋友啊,都会照顾我的。”

“阿笙,十里春风是你的房子,你回来住就是,我搬走。”

“恩,好。”华笙也没坚持。

“那……离婚协议什么时候写?”江流眼巴巴的望着华笙。

华笙抿着嘴唇,不动声色的从包里拿出两份文件。

“我都写好了,你看一下,没问题的话,就签字,然后爆料给媒体,让大家知道就好。”

虽然知道是假的,可是江流看到离婚协议书的时候,还是莫名的心口一痛。

头像

Published by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