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把温水喝下去没多久,韩雨桐便沉沉睡了过去。;

“王诸,你给桐桐喝了什么?”;

看着躺在床上的韩雨桐,唐宁盯着一脸平静的王诸,话语里藏着不悦。;

如果水里没加其他东西,桐桐不可能这么容易睡过去。;

“只是在里面放了点安神的药粉,放心,对身体没坏处。”;

唐宁还想说什么,一向孤僻的王诸居然弯身,主动给韩雨桐盖上了被子。;

“现在这种情况,你最好不要在她面前说起太多的负面话,这样只会让她更加难受。”;

“可是,我说的都是事实,秦沂南就是个渣男!有钱有势的就了不起吗?”;

王诸说的,唐宁当然明白。;

但身为韩雨桐最要好的朋友,看到她这般被人欺负,她心里肯定也不好受。;

“灯她醒过来之后,你该怎么说怎么做,应该比我清楚。”;

甜美的一个人

说完这话,王诸也不再理会她,转身往自己的书桌返回。;

“你也早点睡吧,明天伯母出院,你最好也跟着过去看看有什么可以帮得上忙的。”;

“你怎么知道伯母出院?”;

看着目光重新回到电脑屏幕上的王诸,唐宁一脸不敢置信。;

这家伙,怎么似乎什么都知道?;

难道,她是神?;

“我知道的事还很多,唐三小姐不了解而已。”;

坐下的王诸回头看着唐宁,脸上始终没有半点多余的表情。;

“唐三小姐也不要把我想象得这么神奇,我不过是比一般人消息灵通一些罢了。”;

“……”;

对于王诸这个人,唐宁可是越来越好奇,也越来越想了解。;

回到床上躺下,唐宁想了很久很久,最后才看着依旧坐在书桌前做事的王诸。;

“既然你平时也有去遥远,那下一次去的时候能不能找个借口,把我也带上?”;

“我去是为了工作,不是玩。”;

“你什么意思?难道你觉得我去是为了玩吗?”;

“我不是你。”;

“……”;

看着一脸正经的王诸,唐宁简直都快被她给气炸了。;

不过,为了让她答应带自己去遥远,她也只能先忍下这口气。;

“我只是想去帮桐桐,我怕她一个人在那里会被欺负。”;

“意思是只要你去了,她就不会被欺负?”王诸停下手上的工作,侧头回视着她。;

“那我也不能百分百确定,可至少多一个人,对桐桐来说也多一份保障呀。”;

“她会不会被人欺负,这和人多人少根本没多大关系。”;

“难道你有好的办法?”;

原本唐宁这话只是想刺激一下王诸的,不管她说什么,她都要反对。;

她就不能有一次,可以稍稍顺着她的意思么?;

既然她那么厉害,那她怎么就想不到点子来保护桐桐?;

说总比做要简单,只怕她也随便说说罢了。;

“没有,不过,我说的都是事实,不是吗?”王诸淡然扫了她一眼,目光重新落回到屏幕上。;

唐宁没说话,虽然真的很讨厌王诸这种不可一世的态度,可事实胜于雄辩,她反驳不了。;

更何况,她也看得出来,王诸对韩雨桐至少是关心的。;

沉默了好一会,唐宁又淡淡问道“那以后你会每天都去遥远吗?”;

“只能说尽量。”;

知道王诸还有事情要做,唐宁也不好继续打搅。;

浅吐了一口气,才重新在床上躺下。;

换了平时,这个时候她在就睡得跟猪一样。;

可今晚的她却怎么也睡不着,脑子里面是这几天发生在韩雨桐身上的那些事。;

和同龄人相比较起来,她的生活已经够苦的了。;

老天,你就不能大发慈悲,稍稍让她好过一点吗?;

唐宁下意识往韩雨桐望去,看到她那安详的脸孔,一颗心还是被狠狠揪了一把。;

为了让狄森安心,王诸趁着唐宁不注意,打开微信立即给他发了条信息。;

“已经让她睡过去了。”;

“好。”;

“明天你也会跟着去医院?”;

“早上还要出去一趟,赶不回来的话,你先和她过去。”;

“是,狄先生。”;

把最后一条信息发出后,王诸看了下时间,才把笔记本合上。;

嘀嘀嘀……;

就在此时,唐宁手机短信提示音缓缓响起。;

拿起手机看了眼屏幕,她眉头不自觉蹙起,也没多想,直接把未读短信打开。;

“听他们说刚才看到秦沂南送桐桐回来,是不是真的?”;

看着自家二哥发来的短信,唐宁很多话想和他说的,可却又开不了口。;

她能告诉他,桐桐怀了秦少爷的孩子,也可以告诉他,那男人打算不承认吗?;

不行!这件事情,她绝对不能在他面前提起半句。;

“嗯,桐桐说今晚有点急事赶回公司加班了,秦少爷刚好也在那里,所以就送她回来。”;

“我知道他们俩是什么关系。”;

看着唐煜回过来的短信,唐宁这一刻心真的很痛。;

二哥喜欢桐桐,她很清楚,而且,他的喜欢,还不是一般的喜欢。;

在某种程度来说,为了桐桐,他可以付出很多很多。;

现在他却眼睁睁看着桐桐和其他男人在一起,换了是谁,只怕也会很伤心吧。;

要是被他知道秦沂南这样对桐桐,唐宁很难想象他会不会直接去找别人讨说法。;

可感情这种事情,并不是他们说怎样就怎样的。;

就连桐桐也控制不了,更不用说身为旁观者的他们。;

“他们还说丫头不怎么开心,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得不到唐宁的回复,唐煜又给她发了过来。;

唐宁看着信息,迟疑了片刻才回了过去“没有不开心,有点不太舒服而已。”;

“还没好?”今天早上他们俩还一起到医院,当时韩雨桐也曾和他说过自己头有点晕。;

“可能是今天跑来跑去,有点累了吧。对了,她现在已经睡过去了,二哥,你不用太担心。”;

“那就好,看好她,有什么事记得给我电话,我就在男生宿舍。”;

“知道了,二哥。”;

说实在的,唐宁还挺羡慕韩雨桐的,至少她有一个像二哥这样的男孩一直暗中守护着她。;

只是,二哥这样的守护,这本丫头到底知不知道?;

。;

;

头像

Published by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