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里城下,攻城刚刚开始。

数万妖族在那广阔无边的平原上狂野狂奔。

而在另一边,在一些长辈的些许训话之后,万里城城头,已经有陆续的武夫与剑修下了城头,往那兽潮直冲而去!

“有些奇怪啊。”

一名老人抚摸着胡子看向这片兽潮,他便是陈嫁的爷爷。

“确实是有些奇怪。”名为陈维达的老人点了点头,他是陈悲的爷爷,“按理来说,今天妖族不该如此疯狂。”

“不用想太多。”一名女子武夫打断了他们的对话,“稍微看紧一些就好了,话说陈伟达,你孙子到底行不行啊?这么久了,和小嫁说的话还不到三四句吧?”

“……”陈伟达感觉很是汗颜,“年轻人的事也不懂,不过听说小嫁有喜欢的人了。”

“哦?有意思,练气士?”

“听陈火那小子说,姑且算是一名武夫,外族人。”

“外族…..哈哈哈…..”

女子大笑着跳下城头。

水灵大眼睛女还甜美私房照

“到时候若是那小子要经历那三问拳,陈悲得用出吃奶的力气吧。”

女子的声音缓缓传荡而开,城楼上的陈伟达也是摇了摇头。

他不想多说什么,只能说届时以拳对话了。

……

万里城下,人与妖已经是接触。

以最前方的锋面开始,双方已经是开始厮杀。

云端之上,坐镇战场的儒家圣人拿着手中经书已是翻开,道道的朗读声从云端传出,一字一句皆是落到了战场之上,竟然改变了整个战场的气运走向。

同样,佛家佛子端坐在另一片云彩之上,脑袋上泛着亮光的光头声声念道,木鱼声清脆敲响。

在战场之上,朵朵的金色莲花已经是盛开,在金莲加持之下,无论是武夫还是修士身上皆是镶着金边,一拳一法威力都是多了几分。

而那拿着拂尘、身穿道袍的清秀道姑则是摆弄着手中的阴阳鱼图。

也不知是摆弄出了什么,道姑清雅一笑,拿着拂尘轻轻一挥,道道黑白两色的阴阳鱼飘入战场之中,钻进每一个妖族天下修士的身体之中。

由于每次攻城都是万里城一方占尽优势,所以原本就士气旺盛的万里城修士更加的英勇。

无论是武夫还是修士都发挥了超乎寻常的水平。

纯粹武夫唯有一拳,一拳一个小朋友。

剑修御剑,本命飞剑取妖首级如同探囊取物。

画家修士一笔作画,墨龙盘旋,挥墨成河。

阴阳家修士操纵傀儡,真真假假,摄人心魂。

就连那元婴境的诗家修士张嘴一吐便是杀人意境。

不仅如此,在最前方,有两名女子,其中一名手持青碧长剑,剑水流觞,每一次挥剑都宛如在碧绿的池水中舞动。

仿佛她手中挥舞的不是那杀人长剑,而是那青川间的绿水。

另一名少女手带露指手套,裙摆之下那一双大长腿却更是夺命。

一脚过去!一只武胆境的狮子妖就被踹飞到百米之外,如同击保龄球一般砸飞上百妖族。

妖族天下确定好陈火与林清婉的位置之后,果断放出了追魂者。

追魂者最低境界都是元婴境二重楼,专门为扑杀浩然天下天才而去!

可是妖族天下有追魂者,浩然天下就有护道者。

在浩然天下的各个天才施展拳脚的同时,是那爆发在战场不知道何方的阻截战。

“小悲,这次你要杀多少妖?”

战场一角,陈族一武夫修士朝着陈悲笑着喊道。

在他们看来,这场战斗无非变成了捞取战功的方式罢了。

“还用说吗?肯定至少又是三千妖了。”

“就是可惜小嫁始终不看过来啊。”

“没事,小嫁还能嫁给谁,不就是陈悲大哥吗?”

“哈哈哈,说的有理,我看现在小嫁就是在害羞而已。”

“好了别说了。”陈悲缓缓收拳,“与其浪费口舌,还不如多杀几只妖!”

不过虽然陈悲这么说,他的目光还是看向了那道倩影所在的方向。

每次陈嫁扬起大长腿踢飞妖族、寸劲开道的时候,在陈悲心中总会升起一种豪迈。

在他的心中,觉得唯有这样的女子才能够配得上自己!

可惜的是她说已经有心上人了。

不过没关系!

如果那个男人还有点气魄!那就来光明正大的迎娶小嫁,来受住我陈族的三问拳!

如果这都做不到,那他有什么资格说是喜欢小嫁。

而只要他敢接受着三问拳,那自己便是第一问!

于此同时,战场的另一边,不少的外乡男子们也是看着陈嫁与林清婉的方向。

不过相比于陈悲,他们都知道看看就好了,毕竟陈族的三问拳这谁顶得住。

他们更多的还是看向林清婉。

如此美貌身姿出众的女子,而且实力如此强劲,更别说还是剑宗的大小姐,这妥妥的白富美。

要是谁迎娶了,直接走向人生巅峰。

而不仅是外族男子而已,陈族武夫们也是下意识往林清婉的周围靠近,然后尽情表现着自己。

毕竟这位外乡的剑修姑娘水灵啊!

这倒也不是说陈族的女子不算好。

只不过……

大!

还是很重要的……

可是就当他们把这战场当作表现自己的舞台的时候,突然之间,一道巨大的光炮掠过战场!

无论敌友,境界低下的,皆是在这一炮之中覆灭。

未等万里城的年轻俊杰反应过来,又是一道又一道的光炮!

即使比之前有了准备,可是那光炮的速度与力量实在太过强劲,金丹境的修士直接重伤,武胆境的武夫那一刻武夫胆更是当场炸裂。

无论是万里城上坐镇的老者还是战场上在历练自身的年轻俊杰,皆是提高警惕抬起头。

妖族天下妖军的后方,一名身穿素白长裙的女子踏空缓缓走来。

女子很漂亮,挺翘的鼻梁与金色的眼眸散发着一种异域的风情,身姿更是美妙,不会比林仙子差,只是她白皙的芊手在弹着一个圆形像是铜币一样的东西。

而当“铜币”一起一下,刚好到达女子的指前之时,一道宛如天劫的雷霆炮爆射而出!竟亮过了白昼!

头像

Published by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