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桐小姐,我是这里的女佣,阿紫,请问能进来吗?”

韩雨桐这边才刚把电话挂断,房门再次被人从外头敲响。

她也没多想,站了起来,举步来到房门前,将门打开。

“你好,请问找我有事吗?”

看着年纪大概二十来岁的女佣阿紫,韩雨桐也是有礼貌得很。

“这是狄先生让我给雨桐小姐准备的,他说你刚演出完,应该也没洗澡,这是换洗的衣服。”

把一只装着衣服的篮子递到韩雨桐跟前,阿紫一脸恭敬。

韩雨桐蹙了蹙眉头,对于狄森的细心,她还是觉得挺暖心的。

“麻烦替我和狄先生说一声谢谢。”

把篮子接过,韩雨桐冲阿紫微微笑了笑,以示感谢。

阿紫倾身道“好的,雨桐小姐,没其他事的话,那我先下去了。”

“嗯,谢谢。”

文艺范美女白色长裙弹奏吉他户外烂漫写真图片

等阿紫离开后,韩雨桐才关上门,看着篮子里头叠得整整齐齐的衣服,唇角忍不住勾了勾。

秦总培训出来的人,确实挺不错的。

不仅有礼貌,还那么的细心周到。

为什么和他们家的主人,那个永远冷冰冰的男人相差那么大?

韩雨桐深吸一口气,下意识往床边看了眼,见秦沂南还在熟睡,她也没多想,拿着篮子,举步进了浴室。

等她洗完澡,从浴室出来,已经是十一点多。

大概是最近一直忙于演出的排练,这几天晚上也不怎么睡得好。

重新回到床边椅子坐下,看着熟睡中的男人,她竟开始犯困了起来。

韩雨桐本想站起,往不远处的沙走去。

可还没等她站起来,忽然手腕一紧,人一下又被拉了回去。

“秦总……”

眼前的男人明明已经睡过去了,可力气却大得很。

大概是因为知道她要离开,他居然就这么死死将她的手腕给扣住了。

韩雨桐唤了一声,秦沂南却半点反应都没。

要不是刚才自己亲自和狄森扶他回来的,她真的很怀疑这家伙到底是不是在装醉占她便宜。

左手腕被扣住,韩雨桐只好用右手去扯秦沂南的大掌。

可即便她已经用尽了力气,还是没能将他的大掌拉开。

无奈,韩雨桐只能重新坐回到椅子上。

时间就这么一分一秒过去,原本已经困得很的她最后还是扛不住,直接趴在床边睡了过去。

……

“……秦、秦总,你……”

第二天早上,韩雨桐刚醒过来,睁眼时一张完美到接近零瑕疵的脸,在她视线里无限扩大。

等看清这张脸的主人后,她吓得失声惊呼了一声,下意识就想从他身边退开。

“昨晚很抱歉。”

秦沂南依旧一瞬不瞬看着她的小脸,听着像在道歉,可他的脸始终没有半点表情。

“心情不太好,喝了点酒,你偏偏在这个时候出现。”

秦沂南的声音很轻很淡,可不知道为什么,听在韩雨桐耳中,却莫名让她一颗心有那么点酸酸的。

就连因为他昨晚对自己做了那种事,心里的那点气闷,这一刻也似好了不少。

“秦、秦总,你说你心情不好,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

韩雨桐也清楚自己不应该追问,毕竟,他们俩可以说得上只是见过几次面的陌生人。

人家心情不好,又关她什么事?她应该也没什么资格过问吧?

“私事。”

丢下淡淡两个字,秦沂南才大掌往床上一撑,一下坐了起来。

“收拾一下,到一楼偏厅吃早饭。”

还不等韩雨桐从他那惊人的度回过神,只听见身后不远处浴室关门的声音。

从床上起来到进了浴室,秦总不过就用了不到三秒钟的时间。

前提还是,床和浴室的距离,大约有十米。

这么好的身手,一般人怎么可能做得到?

而且,单从这一小细节韩雨桐也没看到,秦沂南这个人做事一点不拖泥带水。

“哦、嗯,好。”

微愣过后,回过神的韩雨桐点了点头,才意识到自己的目光一直落在浴室那扇被关上的门上,未曾离开过半分。

明明那家伙对自己做了那么过分的事情,明明她从来没试过和男人有过这么亲密的接触。

明明她过去只要一想到有男人将自己压在身下,她就会觉得反胃、恶心……

可为什么秦总昨晚都对自己做了那些事,她原本也有点气闷的。

刚听完他的“解释”后,她却现自己根本讨厌不起他来?

单纯是因为他们第一次见面的那晚,他没有对自己动手动脚?

“雨桐小姐,早饭准备好了。”

就在此时,房门被阿紫敲响,她的声音还是像昨晚那么的好听而有礼貌。

说真的,因为家里条件不太好,韩雨桐极少能从别人身上体会到这样的尊重。

所以,哪怕只是和阿紫仅仅见过一面,她对她的印象还是挺不错的。

“好,我现在就下去。”

韩雨桐快步来到门口把房门打开,看着站在走廊的阿紫,脸上也挂着一抹微笑。

“狄先生。”

刚来到一楼偏厅,只见狄森已经安静坐在餐桌旁等候着。

当然,韩雨桐很清楚他要等的人不是自己。

看到狄森,韩雨桐礼貌地冲他点了点头,微笑着唤了声。

“雨桐小妹妹,早,昨晚睡得可还好?”

原本在看报纸的狄森,因为韩雨桐的出现,立即将报纸随手放到一旁。

话虽对着韩雨桐说的,但,他的目光却不自觉往她身后看去。

“秦总呢?他不是一整晚都和你待在一起么?怎么没和你下来?”

“秦总他……应该在洗澡。”

昨晚秦沂南喝得有多醉,韩雨桐相信狄森也是清楚。

所以,在这事上她也没打算多说什么。

反正,现在偏厅里头就只有他们俩,她也不担心其他人会对自己有其他想法。

狄森颔了颔,冲守在偏厅门口的阿紫招了招手,吩咐道“阿紫,让厨房那边上早饭。”

“是,狄先生。”

直到偏厅只剩下他们两人,狄森看着韩雨桐,脸上是愉悦的笑意,带着几分难得一见的八卦气息。

“雨桐小姐姐,不知道你是否愿意,和我分享一下昨晚你和秦总的事?”

头像

Published by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