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淫视频

“逼你求我。”青叶竹把话说明。

“哇!”

东方白真的是强弩之末了,没有战斗力,更何况现在还被人拿捏住咽喉,动弹不得。

只要稍微有动作,便是他丧命之时。

“到底求不求?不求,本尊一掌灭杀一个,不知道你先让谁死?”青叶竹清清冷冷。

“你!”

“到底求不求?”

东方白何时求过人?不管前世还是今生,什么时候低声下气过?

仔细回想一下,好像真的没有一次。

“那本尊先打死一个了。”青叶竹灵气释放。

“不要!”

“那你就快点。”

你的模样

此时,一人在东方白府邸飞出,此人乃是乌青州。

乌青州喜欢炼丹,甚是痴迷,本已经赏赐了他一座宅子却不住,赖在东方白的府邸不走。

回家的时候很是稀松平常,一个月也合不到一次。

他对东方白十分敬重,可以说当做恩师来对待。

以前东方白亲自指点,让他的炼丹术飞速提升。

俨然成为炼丹大家!

除了东方白之外,炼丹方面再也没有敌手。

对他来说,东方白就是恩师。

虽然白大少不承认,也不认同,乌青州心中就是这么认为,心中默默认作师父。

不管在哪一方面,都必然恭恭敬敬,行弟子之礼。

如今师父有难,他不能坐视不管。

明知不敌,也要上前帮忙。

哪怕死,也在所不惜。

“妖女,放开白大少。”

“又一个垃圾。”青叶竹蔑视的摇摇头。

一道灵气而去,轻松应对。

谁知乌青州硬生生抗住了,身形只是顿了一下,又朝着青叶竹前行。

手中的一把刀闪躲着锋利之色,杀意浓重。

青叶竹微微有些惊讶,但也仅仅限于一瞬间。

正在这时候,东方白身形一晃,陡然挣脱了青叶竹的小手。

此乃一个非常危险的举动,万一青叶竹有所察觉,死的就是东方白。

如此做法好大胆,命悬一线啊。

幸好东方白得手了。

乌青州来到青叶竹跟前,一招都未撑下,怎么来的,怎么走。

甚至比来时更快。

别看一招,足够乌青州受的,倒在地上呼吸微弱,估计重伤。

调养也不会短时间恢复。

在东方白脱离掌控之后,青叶竹第一时间反应过来。

继而出手!

东方白隐身不见,消失在茫茫苍穹。

他不知道该怎么做了,打是打不过,要不拼一把?

服用完整的一颗二转极品神丹?

那这样,自己必死无疑。

境界上去了,实力加强了,结果自己的命没了。

想想不行!

不能冒失!

青叶竹在东方白消失之际,腰身一转,身形一下消失在原地。

等她再出现时,已站在三女身边。

想要做什么,不言而喻。

“东方白,你不出来么?还要不要三个娇滴滴的美人了?”青叶竹一边说话,一边警惕道。

“本尊数三声,三声过后不出来,我必要了她们的命。”

最后一句,带有无尽的杀意。

“一!”

“二!”

东方白在想该怎么做,有点后悔没有把她们提前安置在赤炼之地。

一时大意,造成现在的局面。

如果安置好了,便没有后顾之忧。

不管这场争斗谁输谁赢,最少能保住自己和自己的女人。

现在好了,自己可以明哲保身,立于不死之地。

可是许晴她们三个呢?

被人拿住了命脉,让你生就生,让你死就死。

“三!”

在喊出这一句,东方白现身了。

“你舍得出来了?”

“你身为堂堂青叶竹尊主,居然拿三个弱女子威胁,不觉得很可笑吗?”

“她们是弱女子,本尊难道是大男人一个?”

话说的没毛病!

东方白无法反驳。

说啥?没听过一句话么?

唯女子和小人难养也!

“东方白,你现在可以求我了,到底看看你的自尊重要,还是她们几个重要。”青叶竹威逼道。

“难以张尊口的话,就说明她们在你心中根本不重要,不值一提。”

“一句话就能救她们性命。”

“青叶竹,不用这般说,她们比本少自己都重要。”东方白正色道。

对于一些人来说,女人如同衣服,生来就是侍候自己的,生儿育女的工具。

但对于东方白来讲,她们乃自己一生所爱,比任何东西,任何宝物都重要。

值得用生命去守护!

同样,几女对他的感情丁点不差,若是有需要,她们毫不犹豫会为了东方白去死。

绝无虚假!

“青叶竹,本少求你了。”东方白脱口道。

三女眼眶红润,心中十分难受。

夫君顶天立地,堂堂男子汉大丈夫,性格向来孤傲,眼界极高。

在正阳大陆时,为了家族隐忍,装作一个人人唾弃的纨绔子弟,整天被人骂,被人指指点点。

不知当时他心里多么难受。

从一展锋芒之后,夫君何等了得,也开始暴露他的真正的本性。

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之外,城府,心思,心机,均为上上等。

一路走来,千辛万苦,吃过的苦,受过的罪,经历的风风雨雨,大大小小的阵仗,征服了一个又一个位面。

成为佼佼者!

从不起眼的玄者到如今的天帝破天境,夫君的所有表现都可惊为天人,乃不世之材。

谁能与夫君比肩?在哪一方面能胜的过他?

没有人比他还优秀!

骨子里的骄傲,尊严,被践踏了,被人狠狠的踩在脚下。

他为了我们三个女人低下了高傲的头颅,心中莫名难受。

眼泪顺着白皙的脸庞滑落。

“夫君,你不用低头,不用求任何人。”清灵哭喊道。

“闭嘴!”青叶竹瞬间封住了她们的哑穴。

“东方白,你刚才说什么?本尊没听清楚。”青叶竹故意为之。

东方白攥紧拳头,又道:“求求你放了她们。”

“大声一点!”

有点过分了!

当青叶竹听到东方白为三女求情,心中不知为何酸酸的。

这段时间,是她生命中出现最多的不知为何。

“本少求你放人。”东方白声音加大了一些。

“如果是我被人挟持,你会不会求别人放了我?”青叶竹突然吐露这么一句。